感恩节致谢:丁龙身后的美国男人

作者:张西


昨天,我收到一条短信:“你好,看到翁晓明发起的为电影《丁龙》募款活动。我愿意捐款2000美元。支票抬头?邮寄地址?可用信用卡支付吗?感恩节之际,能为《丁龙》电影尽一点心意,非常荣幸。”


我立刻意识到:枫香遇到贵人了!


几小时后,我便与这名未曾谋面的捐款者通话。对方告知:“我叫徐和平,住在洛杉矶。我69岁啦,是名电商。自1980年代起,我就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赛珍珠产生兴趣,当然对于丁龙的故事,也充满敬意。”


“我希望在美华人不仅应该记住丁龙,更应该感恩一位叫卡朋蒂埃的美国人,这也是我要拍电影《丁龙》的动力。”我对徐先生说,

2018年,我首次审视丁龙和贺拉斯.沃尔普.卡朋蒂埃的关系时,就把更多笔墨倾斜在后者身上。2022年,我重写丁龙剧本时,仍然确信,卡朋蒂埃是真正主角。


丁龙为了提升华人形象,改善华人后代的生存和教育环境,作出了力所能己的贡献。但大家对卡朋蒂埃的了解又有多少呢?


我如数家珍地告诉徐先生一些有关卡朋蒂埃的细节:



第一,众所周知,没有富商卡朋蒂埃助力,身处排华时期地位卑微的丁龙,纵使有一万个梦想,也等于空想。重点在后面,卡朋蒂埃心里明白,要想设置一个介绍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讲座,仅凭丁龙的1.2万捐款,连塞牙缝都不够。他主动添加了10万美金,向校方提出的条件却是:不必提自己的名字,而且保留追加捐款的权利。他后来果然言而有信地两度追加捐款,还因此卖掉在纽约的房子。他没有出生在中国,与丁龙没有血缘关系,丁龙对他也未必恩重如山,他为什么能如此低调地把自己隐入尘土,达到他这样的境界的富商,华人圈子里能寻到几个?


第二,1911年,卡朋蒂埃曾向广州的博济医学堂捐款2.5万美元。1936年丁龙去世前,“卡朋蒂埃楼”成为博济医学堂附属护士学校的校舍,被用作教师宿舍。


第三,卡朋蒂埃不仅创建了加州的奥克兰市;也是最早的创建伯克利大学投资者;更是最早启用华工的资本家之一,并对华工评价极高。


第四,丁龙回乡时,卡朋蒂埃意识到丁龙把养老的钱都捐了,很是替他考虑,于是又额外给丁龙一笔钱,希望他回乡后,生活无忧无虑。而丁龙受卡朋蒂埃系列善举影响,在村里办起堂,还为村里修了一条公路。


第五,卡朋蒂埃去世前,把他在纽约乡下的别墅捐给所在县府,条件是,收治那些贫困的肺结核的患者。


以上这五条是我写卡朋蒂埃的理由!


当然我有一万个理由写丁龙。在此剧透一个细节,就知道丁龙是位多么值得女性尊重的好丈夫。



丁龙18岁到美国做工,十年后回乡娶妻。在卡朋蒂埃的照顾下,每隔三四年他得以回家探亲一次,他和妻子育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夭折的儿子。当丁龙48岁落叶归根之前,他妻子已36岁,在当时已是当婆婆的年纪。按说丁龙回乡后算是有钱人,以传宗接代为名再娶几个年轻女子,在那个年代也是合情合理。但丁龙坚持与原配妻子相伴终生,他们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。相比之下,另一位比丁龙大十几岁的铁路华工,衣锦还乡后却娶了八房太太。不幸的是,土改时,太太们都被划归地主婆成份,房子被收走。


徐先生长期关注对中美历史产生影响的人物,他真诚地表示,“我也要做一个像卡朋蒂埃这样有怀情的商人,经济能力允许时,保留追加对电影《丁龙》捐款的权利。”

感谢素不相识的徐先生对枫香的认可和激励。


感谢第37届亚裔小姐大赛获“第一公主”称号的翁晓明,为回报枫香平台对她的影响,于 11月16日,借助GoFundMe平台,用行动发起为《丁龙》电影的筹款活动。


无论多少,都非常感谢您的帮助!因为有您的支持,电影《丁龙》能更早与观众见面。


您可以点击此处进入捐款页面:

https://gofund.me/cf267b15

友情提醒:该平台会收3% 的服务费,额外的GoFundMe tips可以自己选择不给或给。如果公司有匹配(比如Google, Microsoft, Boeing), 请在公司捐款平台Benevity 找枫香North America Maple Culture Center Co


没有公司匹配的大额捐款,请直接联系namccct@gmail.com捐到枫香账户(非盈利501c3,可免税,没有手续费)。北美枫香文化中心网站: